????可怜了这位百里国的大公主,本来还想借着自己皇室公主的威名,先摆东方府老太爷夫妇一道,也借机让百里国的所有人都知道知道,她已经横空出世,卷土重来的消息。

????可是,她这点小心思,却被已经人老成精的东方落夫妇给看出来了。不仅没借着打人家脸的机会,扬自己的名,反而让人家给拿厚厚的鞋底子狠狠的扇了一巴掌。

????扇就扇了吧,谁让她没人家精明!

????可是呢?刚进门,还没等再次摆起公主的架子,又让人家一个老太婆不经意间的一句话,把之前攒好的全身气势,给泄了一个底朝天。

????不仅架子没了,气势也没了,这连翻的打击,让一向自视甚高的百里湘云再也隐忍不住了,可是她还是一忍再忍的忍了下来。

????不得不说,百里湘云自长大以来练就的所有忍功,今天都用在了东方府,她之所以能这么忍,就是因为,接下来,她手里还有一张最重要的底牌,那就是那位号称帝师级高手的前大内高手,白面老太监。

????然而,毫无意外的,她这张底牌也折损在东方老太爷的手里了,人家只是一拍桌子,一瞪眼,老太监之前特意释放出来的威压,全部被打了回来不说,他自己还被人家的威压,差点没压死。

????要不是仗着来人是宫里的大公主,要不是还要给百里辰江一个面子,相信东方落不用出手,就能用威压压死老太监。

????虽然百里湘云自小也侧过属性灵根,但是她从小就怕吃苦,只要不被测出是个废材,她自认为凭借自己是大公主的身份和地位,没有人会欺负到她,更不需要事事要她出手,如果事事都要公主本人出手,那还要那些侍卫和下人做什么?

????秉承着拥有的尊贵身份,百里湘云便自动放弃了修炼这码字事,虽然她没有什么修为,但是她能从老太监和东方老太爷之间的互动上,已经能感觉到,那两位之前已经暗中交过一次手。

????结局就是老太监输了。

????可是,今天一连串的可是……

????可是,正当她想放下身段,想息事宁人的时候,谁能想到,那位老夫人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,居然借着奚落她的空档,又弄出一个与自己的名字相符的丫鬟?

????这是什么?这不是明晃晃的打脸是什么?一个奴婢,竟然也敢同一国的公主同名?这是藐视皇权,这是要杀头的!

????百里湘云就不相信了,那个死老太婆不知道她的名字叫百里湘云,既然她知道,那她又弄出一个叫香云的丫鬟是何意?

????更可恨的是,那个丫鬟还非常配合的,说了一句,奴婢香云……这不是打脸吗?这不仅是打她的脸,还是打皇室的脸。

????百里湘云感觉到自己要崩溃了,她再也忍不下去了,内心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,眼看着就要烧到脑顶……

????哗的一声,一盆冷水当头泼下。

????她看到了什么?她又听到了什么?

????那个老太婆手一口一个自己岁数大了,她懂,可是她的手总

????是抚摸着小腹是什么意思?最可恨的,她怕自己看不懂,居然还非常不要脸的给自家的老头子暗送秋波?

????当她百里湘云是傻子吗?她今天来难道就是为了让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辱的吗?

????不,她不是傻子!她都一一看在了眼里,她是有求于人的!

????可是,实在是太气人了,她实在受不了啦,今天憋在内心的怒火如果不发泄出去,她就会崩溃!

????得~~~,百里湘云真就按照她自己所想的那般,彻底的崩溃了,由于瞬间的怒火攻心,眼前一黑,哏喽一声,当场晕了过去。

????“公主!公主!”

????“传太医,快传太医!”

????一时间,东方府的客厅里乱做一团,百里湘云带来的那两个丫鬟,浑身颤抖的边抱边扶着自家公主,老太监,甩着浮尘,大声的喊着传太医,两个嬷嬷和几个婆子,更像似无头苍蝇一样,四处乱窜。

????也不知道她们是要找太医,还是要四处窥探?

????然而,与客厅中乱作一团的场景,极为不和谐的是,依然还坐在上首的东方落老夫妇。

????只见两人一边悠闲的喝着茶,一边像似看大戏一般的,看着百里湘云与她的奴才们正在上演着一出,紧急抢救的戏码。

????看就看吧,更可气的,一旁的二管家,唯恐天下不乱似的,还在那指指点点。

????“老夫人,您快看,那大公主是真晕了吗?这演的也不像啊?”

????“昊子,你发现什么了?哪里不像了?我瞧着挺像的啊,那眼睛不是闭着呢吗?哦,就是眼珠子在不停的动,唉,没事,估摸着是做梦了!”

????“做梦了?老夫人,这,您都看出来了?可是我怎么瞧着,她不像晕了呢?如果晕了,那手为啥紧紧的攥成了拳头,瞧瞧,又松开了!”

????“唉,昊子,别胡说,人家可是大公主,说晕了那必然就是真晕了,怎么还能作假?这不是自己打皇家的脸吗?”

????“是是,老夫人说的是!”

????“行了行了,二管家,你别在这捣乱了,瞧这时辰,是不是该给老夫人喝保胎药啦?”

????“哎呦喂,奴才的老太爷呀,还是您记性好,老奴差点就给忘了,哎,真是,这帮没眼力见的,没事跟着瞎起什么乱?”

????此时,只晕了一会的百里湘云早就醒过来了,为了自己这副真晕的戏码,在稍后能起到重要的铺垫,她又不得不多趟了一会,正好借着躺着的机会,她可以多听听,她手下的奴才们,也能好好布局。

????可是越听她就越气……

????她一个皇家的大公主,晕在了一个没有任何爵位的世家里,这当家的老太爷和老夫人,不赶紧找人救治自己不说,还在那坐的稳稳当当,最让她愤怒的是,人家根本就没把她这个大公主当回事,居然说她晕,演的不像?

????她哪里演的不像了?她分明就是真晕了好吗?只不过,醒过来的快了些。

????还有,那老太婆怎么说话呢?她动眼珠子,还说

????是做梦,一个昏迷的人会做梦吗?这明显就是在说她装晕嘛?她得多冤!

????最让她难以忍受和咬牙切齿的,就是她今天来此的目的之一。

????那个岁数那么大的老太婆,居然怀孕了!这让她怎么能接受?不仅不能接受,还很嫉妒!

????想她五年前自嫁给兵部尚书的嫡次子之后,刚开始的时候,两人的感情也算不错,虽然她做为公主,偶尔发些小脾气,自家夫君也不计较,但是,自打新婚三年后,她一直无所出,公公婆婆那里,就时常传出一些不满的言辞。

????起初,她当听不见,后来仗着公主的威仪,开始大吵大闹,久而久之,与公公婆婆撕破了脸不说,与夫君也彻底决裂。

????经公公和婆婆的商谈,要给她的夫君纳妾,那她怎么能同意?她作为公主嫁给兵部尚书的嫡次子,已然算是下嫁了,难道还要因她无所出而公然纳妾吗?那她怎么能愿意?那是在打她的脸!

????她不干,她不同意,于是,在与自家公婆又一次对垒之后,一纸诏书申请和离。

????她受不了那番羞辱,那个对她始乱终弃的男人,她不要也罢!

????圣旨一下,她自动搬回了京城的公主府。虽然公主府不大,但是没有人敢嫌弃她,逼迫她,她是公主,只有她嫌弃别人,逼迫别人,谁敢给她脸子看?谁敢不把她当回事?

????可是今天,她再一次刷新了被人打脸的世界观,这脸被人打的,那叫一个响,啪啪啪,连连扇在她的脸上,打在了她的心里。

????屈辱,不甘,懊恼,愤怒,怨怼……稍后,她一定要让他们好看,让他们跪下求自己放过他们,以报之前的侮辱之仇!

????此刻,依然还躺在地上的百里湘云,已经不能用任何语言,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,她的胸口仿佛燃烧着一团炽热的火焰,这火焰炙烤着她不甘的心,她要发泄,她要杀人,只有杀人才能熄灭内心的怒火。

????“老夫人,药来了,不烫不凉,温度正好!”大丫鬟香云,听到二管家的话之后,一溜小跑的去外厅取回了药,小心翼翼的端到了云非烟的面前。

????云非烟,抚摸着小腹,笑眯眯正打算接过,突然,一道紫色的身影,猛然冲了过来。

????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正在端着药的香云,余光中扫视到了这一幕,双手端得稳稳的,下盘稍稍一用力,一个侧踢将这道身影,踢的老远。

????众人只听,啊~~~~~砰,哗啦……被踢飞的人以一个非常完美的狗吃屎,重重的落到了客厅一角的小几上,将小几砸碎之后,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????“啊~~~杀人啦,东方府的丫鬟把我们大公主杀啦!”突然一个尖锐的女声,嗷唠一声的大喊了出来。

????紧跟着,一旁的老太监,大声的怒斥到,“好一个东方府,居然派一个丫鬟刺杀大公主!”话落,疾走几步到门口冲着不远处又高声喊道,“来人啊,将这府里上上下下,所有人都抓走,违抗者,杀无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