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之前疯癫道士还能架得住桃莞,可是这次桃莞一发火,战斗力直线UP,弄得疯癫道士都有点招架不住了。

????疯癫道士一个没注意,就被桃莞给打中了,在地上接连滚了好几圈。

????桃莞趁机抓住了离她最近的安父,一把将安父从地上提起来,举在了半空中,对安庆丰喊道:“安庆丰,你爹现在在我手里,你要是不答应和我在一起,我就杀了你爹。”

????安父被扼着脖子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用乞求的眼神,看向安庆丰。

????安庆丰的眼中全是惊骇,根本不敢过去,他看了安父一眼后,大约迟疑了五秒,就又继续和门做起了斗争。

????他这个反应已经很明显了,他不想管安父,他只想他自己。

????疯癫道士看到安庆丰这个样子,对他也挺失望的,他还没见过,为了自己的安全,连亲爹都不顾的。

????安父更是对安庆丰失望透顶,他辛辛苦苦养出来的儿子,竟然是这个样子。

????安父闭上了眼睛,不愿意再看安庆丰,而桃莞再次威胁道:“安庆丰,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我爹吗?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给我回来。”

????安庆丰这次连头都没有回,仿佛没听见桃莞的话。

????桃莞怒不可遏,手上黑气不断的往外冒,安父的身体开始巨烈的抖动起来。

????“不要。”疯癫道士大喊一声。

????可是他的声音,并没有阻止桃莞,安父的身体很快就被桃莞给吸干了,桃莞的手一捏,安父的身体直接碎成了粉末,被风一吹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????疯癫道士看到这一幕,不忍的闭上了眼睛。

????安庆丰这时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安父就这么没了,安庆丰更加害怕,嘴里连连喊道:“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,救救我,救救我。”

????疯癫道士看到如此怕死的安庆丰,心里真的很不想救他,一个连自己亲爹的生死都不顾的男人,有什么可救的。

????要不是因为他师父内疚,他现在真的很想转身离开。

????安庆丰喊的声嘶力竭,云初在外面都能听到。

????小轩皱着眉头,紧张的问云初:“里面的人没事吧?”

????“能有什么事,怎么,你不相信你师父?”云初调侃道。

????小轩赶紧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十分信任疯癫道士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师父是最厉害的,一定会收了那只妖的。”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你怕什么。”云初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????这小轩,简直就是疯癫道士的脑残粉嘛,她没看出疯癫道士有多大的本事,全凭小轩一张嘴在吹,小轩还真是一名合格的小粉丝啊。

????“我不是怕我师父,我只是怕里面其他人有事。”小轩眨巴着眼睛说道。

????“其他人又不关你的事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云初一脸的无所谓。

????里面的人,除了安庆丰,那就是安父了,这两个人任何一个人出事,都跟云初没关系,本来桃莞就是他们引来的,有因就有果,这是他们应该承受的。

????“你就不担心吗?”经云初这么一说,小轩也发现,云初似乎一点都不担心,里面的人,不都是她的家人么,她怎么反倒还这么淡定啊。

????“我不担心啊,再说了,担心也没用。”云初风轻云淡的笑了笑,“我不是相信你师父嘛,有你师父在,能出什么事啊。”

????云初适当的拍了一下马屁,省得小轩再问下去,小轩听到云初夸疯癫道士,心里还美滋滋的。

????不过疯癫道士也的确挺给力的,不枉云初和小轩在外面这么夸奖他,他还真的把桃莞给治住了,虽说这一次,还是让桃莞给跑了,不过起码他没有让桃莞带走安庆丰。

????劫后余生的安庆丰,还是非常害怕,他感到桃莞随时都会再回来,他认为只有疯癫道士能保护他,所以一直巴着疯癫道士,就差挂在疯癫道士的身上了。

????疯癫道士对于这种不仁不孝的东西,一点好感都没有,看着安庆丰,就直接黑脸。

????听到里面没动静了,再加上看到黑雾离去了,云初才将门上的符撕了,推门进去。

????一进去,小轩和云初就同时愣住了。

????因为安庆丰此时正死死的抱着疯癫道士,这画面看起来实在是有点怪异。

????疯癫道士看到二人,脸更黑了,直接呵斥道:“离我远点。”

????安庆丰说什么也不放开疯癫道士,瑟瑟发抖的说道:“我不放,万一他又回来了怎么办?他会杀了我的。”

????“他已经受伤了,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,而且你这样抱着我,就算他回来了,我也没办法对付他,你是想让我陪你一块死吗?”疯癫道士极不耐烦的说道。

????话毕,还阖了安庆丰一眼。

????安庆丰喏喏的把手给松开了,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离开疯癫道士,寸步不离的待在他的身边。

????云初看了安庆丰一眼,然后走向疯癫道士,问道:“又没抓到?”

????“被他给跑了,该死。”疯癫道士咬牙道。

????“吓成这样,至于吗?”云初朝安庆丰看去,看他那个怂样,就觉得可笑。

????疯癫道士也看向安庆丰,冷然道:“那只妖把他爹给杀了。”

????云初听到安父死了,愣了一下,再看安庆丰的样子,心中了然,难怪安庆丰会怕成这个样子了,亲眼看到自己亲爹死了,当然会害怕了。

????本来安庆丰就是个胆小的男人,不过他都这么害怕了,还是不愿意委身于桃莞,也是够直男的。

????“怎么办?云初,你救救我,那个桃莞一定会再回来的,我那么对他,他一定会弄死我的。”

????安庆丰还是很有自知之名的,他觉得自己对不住桃莞,桃莞必定会弄死他,所以他现在很害怕。

????“哦,我能怎么救你?人是你带回来的,也是你伤了人家,人家要你命,不是很正常么,要不然,你就乖乖从了他,或许他会放你一马。”云初说的事不关已,本来这事,也就不关她的事,甚至可以说,这件事,和严云初也没有关系,一切都是安庆丰惹的祸事。

????偏偏最后倒霉的还是严云初,要说惨,还是严云初惨。

????“云初,事到如今了,你就不要再这样说了,他是个男人,我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