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秦之沚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表情格外促狭,简直都要笑死在他们面前。

????秦之游当下眯起眼瞳,这几天他一直为这件事情在忙,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,竟然有人在股市上狙击他们。瀚海的股票一直在跌,而且有些工程不达标的小问题也给爆了出来。原本在谈的合作商,此时也在观望。叔叔和姑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也跟着他找事。

????偏偏这个时候,秦之沚还跑过来找他的麻烦,他简直要气疯了。

????“听说,今天还有人去大嫂的工作单位。挺热闹的吧?”

????秦之游转头看了一眼陆未曦,眼神里瞬间担忧起来,“有事吗?”

????陆未曦一开始也挺生气的,但一看到秦之游开始关心自己,她转头回来笑了笑,“你看我的样子,像是有事的吗。一点小事,我能搞定。”

????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可以之后再提,反正目前秦之沚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。陆未曦直接回应,“没办法,自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,虽然记者说的难听,但我曾经和秦之溯交往是事实,我跟白长佑闹翻也是事实。就好像你,之前有那么多的女人,之后也不知道你的未婚妻,会不会介意哦?”

????秦之沚平常很少听到陆未曦会反驳,她平常都是默默承受从不说一句的。看来最近,她和秦之游的关系的确不错,居然还敢反驳了。

????他冷笑一声,“不用担心,我的未婚妻,充分知道我的过去,我也从不隐瞒的。而且,她跟你不一样,你是落魄的千金,人家身后,可是有人撑腰的。你以为跟你一样,现在孑然一身连个保镖司机都没有?”

????“那就,祝愿你和你的未婚妻百年好合,相亲相爱。”

????“必须的,借你吉言。”

????“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,少夫人开饭了。”佣人的一句话,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秦之沚先转身,手臂还摆了摆,“我去吃饭了。啊,不知道为什么胃口变得特别好,今天能多吃几碗。”

????秦之溯本来也有话想说的,但看了看哥哥,又看看她,终究什么话都没说,把现场留给他们夫妻。

????秦之游一直看着弟弟离开,才缓缓上前,“怎么了?今天有人骚扰你?”

????“小事而已,就是几个记者罢了。”陆未曦一点也不在意,她就是怕,这些人故意把事情闹大,是不是就有故意给秦之游制造困难的意思。让他分心,让他在这个时候还不能专心的工作。

????“公司有保安,而且上班带保镖也不合适。没关系,明天我就进组了,不在绿缘工作,到时候记者要找我,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????“我跟那边工程的负责人也通个气吧,非常时间,注意安全。”

????这个陆未曦也不反对,不让他做点什么,他也会不放心。

????“要不,我还是多找几个人吧。”

????秦之游想来想去,怎么都放心不下。

????“不用,你当你老婆是谁啊,这点小场面都搞不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