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赵启明抽出一根烟递向张忠辉,“张总,烧一根”?

????张忠辉摆了摆手,“谢谢赵哥,我不抽烟”。

????赵启明呵呵一笑,“张总也算是小有成就的人,不抽烟,平时是怎么与人打交道的”?

????“山民哥也不抽烟,干的哪件事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”。

????赵启明笑了笑,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,他已经习惯了,不管说到什么,张忠辉总能扯到陆山民身上,这家伙完全是把陆山民当成模板,有样学样。

????“说起来陆山民到确实有几分本事,这才多少时间,和田衡打成了一片不说,吕家那么高的门槛,他竟然也跨了进去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”。

????“那是当然”,提到陆山民,张忠辉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,“山民哥的本事我最清楚不过,对于他来说,这世界上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”。

????罗玉婷秀眉微蹙,这家伙张口闭口山民哥,这些日子接触下来,耳朵都听出了茧子。

????“别得意太早,陆山民与田衡和吕松涛的结交,只是能震慑一下其他人,但很难左右两个家族的决策,并不保险。还有韩家,”。说道韩家,罗玉婷脸色很不好,“一手好牌打得稀烂”。

????张忠辉微微昂起头,“话不能这么说,正说明山民哥光明磊落,不屑于欺骗女孩子,他是个英雄”。

????罗玉婷不满的撇了张忠辉一眼,“他讲良心,充当英雄,有没有想过我们的付出”,说着指着左丘,“有没有想过你的死活,这么多人在跟着他冒险,只求他的良心得以安宁,就把其他所有人甩在一边了吗”。说着哼了一声,“自私自利,不负责任,这样的猪队友只会坑死你”。

????左丘吞云吐雾深吸一口烟,他对陆山民再了解不过,之前不是没担心过这个计划的可操作性,也一直在担心中途会出现纰漏,没想到还是出了纰漏。陆山民大抵上都听从他的安排,但也并不是什么话都听,以前在民生西路的时候就不止一次不听他的话,其中一次还差点死在王大虎手里。

????“他是个有主见的人,并不是事事都会听我的,但我相信他心里有数”。

????“有屁数”,罗玉婷冷哼一声,脸上满是怒意,“我去韩家看过韩瑶,整个人都憔悴了,她现在连陆山民这个三个字提都不愿意提及,还对我发了一通火,说她那么的信任我,结果我伙同外人算计她”。

????说着气呼呼的点燃一根女士香烟,胸前的小山丘起伏不定。

????“韩家本来就恨他,以韩瑶现在这个状态,你说韩家会是什么态度,大战在即,尽捅娄子”。

????张忠辉心里颇为不悦,“我觉得事情没有罗总想的那么复杂,以我烤烧烤观察过无数学生妹子的经验来看,山民哥这招乃是一招高招,招数名字就叫欲擒故纵,而且还是升级版的”。

????三人都不自觉的看向他,眼神各异,张忠辉侃侃而谈道:“学生妹子嘛,特别是韩瑶这种什么都不缺的学生妹子,最缺的就是爱情,她们大多单纯准确说叫傻,很容易进入迷障”。

????张忠辉一副情场高手,恋爱专家的样子,“不苦,哪里知道甜味,不痛哪里知道爱得有多深。韩瑶现在或许是真的恨山民哥,但她不知道的是她更爱山民哥了。如果山民哥真遇到麻烦,这种恨会立刻转变为爱,将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”。

????赵启明深吸一口烟,“有点道理”。

????“狗屁道理”,罗玉婷气不打一处来,气呼呼的看向左丘,“这家伙是不是脑袋有病”。

????左丘笑了笑,“班长大人,先消消气,现在生气也没用,陆山民能在这么短时间把名单上的人结交了个大半,已经算是超出我们预期了,我们得有耐心”。

????罗玉婷吸了口烟,“吴家无从下手,韩家现在又出了这种状况,我建议把计划延迟”。

????张忠辉淡淡道:“不能延迟,山民哥说过,想好的事情就去做,不管结果是好是坏,做了才有结果,不做连结果都没有,很多事情是在进行中调整计划的,哪有一件事情能完美的按照计划进行下去”。

????“你给我闭嘴,一天到晚‘山民哥’‘山民哥’,你知不知道计划失败的结果,一旦失败陆山民现在的一切将化为乌有”,说着看向左丘,“你连命都会没有”。

????张忠辉不以为意,淡淡道:“所以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,等一切都按照计划设想的准备好,黄花菜都凉了,你把纳兰家的人都当死人吗”。

????“你说谁头发长见识短”,罗玉婷一下子火了,“你一个臭烤烧烤的,老娘纵横商海的时候你还在山沟沟里玩儿泥巴,我就想不明白了,上了个自考夜校,念了个野鸡大学的在职研究生,你哪来的优越感,你这样的土脓包,放在以前,老娘连瞅都不会瞅你一眼”。

????张忠辉面不改色心不跳,淡淡道:“你天京大学毕业的又如何,还不是像个毫

????无素质的泼妇在这里骂街。山民哥说得没错,一个人的素质高低,跟上没上过大学,上了什么样的大学,没有多大关系”。

????“你给我说清楚,谁没素质,谁是泼妇”?!罗玉婷嗖的一声站起来,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
????左丘站起身来拦住罗玉婷,瞟了张忠辉一眼,发觉他到确实和陆山民有几分相似,除了脸皮要厚了些,不卑不亢,固执己见都得了陆山民几分真传。

????“班长大人别跟他一般见识,具体什么时候开战我来把控,四大家族的事情也由我来想办法,今天的议题是商讨下午和纳兰子冉的接洽,大家都跑题了”。

????罗玉婷哼了一声,“要商量你们商量,我不想看见这个人”。说完拿起挎包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。

????赵启明对张忠辉嘿嘿笑道:“张总真是个人才,我还很少见到有人把她气成这副模样”。

????“山民哥说过,人有高低贵贱之分,但人心没有,只要把自己的心摆在高处,我身在处就是高处”。

????赵启明咧了咧嘴,觉得很有趣,这家伙的道理还真是张口就来,开玩笑说的:“张总,你不会专门背了陆山民的语录吧”。

????张忠辉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册子,赵启明和左丘伸头看去,封面上手写着‘山民哥语录’。

????赵启明惊讶得倒吸一口凉气,“张总还真是个、、”本来想说奇葩,想了想不太好,说道:“人才”。

????张忠辉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这里面收录了我能找到的山民哥所说过的话,赵总也算是我的朋友,可以借你学习学习,保准你看了之后受益良多”。

????赵启明尴尬的笑了笑,赶紧说道:“这语录太珍贵了,张总还是自己保管好吧”。

????“左先生,您要不要看看”?张忠辉会又把小册子递向左丘。

????左丘拿过小册子,笑了笑,“好,我也好好学习学习”。

????赵启明起身拍了拍屁股,对左丘说道,“我的钱交给你放心,具体的事项你们确定就行了”。

????想活着笑呵呵的拍了拍张忠辉的肩膀,“张总,就麻烦你全权代理了”。

????张忠辉笑了笑,“赵哥放心,有钱大家一起赚”。

????赵启明走后,左丘含笑看着张忠辉,“紧不紧张”?

????张忠辉嘿嘿一笑,“你看我的样子紧张吗”。

????左丘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陆山民没看错人,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,不过以后注意点,尽量不要和罗玉婷发生冲突,合作,还是要以和为贵”。

????张忠辉笑了笑,“左先生,我明白,正因为在未来很长时间要合作,所以才不能太让着她,做生意嘛,得率先掌握主动权”。

????“你是故意的”?左丘颇有些意外。

????张忠辉慎重的点了点头,“不是我不相信他们,罗姐心气太高,一开始不打压下去,以后的合作上就都得听她的,这件事情事关重大,主动权必须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”。

????左丘笑了笑,对张忠辉刮目相看,“很好,那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”。

????.............

????.............

????纳兰子冉颇有些激动,整了整衣襟,带着董事长办公室成员亲自等候在星辉大厦门口。这段时间以来,他一直很憋屈,董事会上只有极少数人支持他,无论他做出什么决定,董事会大多数成员都会投反对票。那些元老大多都听纳兰振山的,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引进新的董事会成员,但是天京的各大家族,各大财阀只给纳兰振山面子,不给他面子。这一次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运筹帷幄,终于迎来了一个愿意给他面子的。

????他有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,特意搞得很隆重,还在门口拉了横幅,就是要给纳兰振山看看,给集团和家族的其他董事看看,他纳兰子冉还是有很有能量的。只要今天顺利拿下这个张忠辉,他将在董事会上多了一票,说不定形成连锁反应,以后还会有其他人加入进来。

????一辆劳斯莱斯停在星辉大厦门口,左丘先下了车,替张忠辉打开车门。

????张忠辉缓慢而优雅的走下车,整了整一身的高档西装,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,含笑朝大门口走去。

????纳兰子冉脸上笑开了花,赶紧快步迎上,握住张忠辉的手,“张总,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给盼来了”。

????张忠辉呵呵一笑,“纳兰董事长,能够成为星辉的一员,是我的荣幸”。

????左丘在一旁笑了笑,“进去再说吧”。

????“对对对,你看我太激动了”。纳兰子冉一边让出道路,一边拉着张忠辉的手往里面走。

????来到董事长办公室,纳兰子冉亲自倒上茶,“张总,辛苦了”。

????“纳兰董事长客气了”。

????两人寒暄了一阵,左丘笑着说道:“大家

????都不是外人,就不必客气了。张总也是耿直人,有什么疑问或者要求,可以直接提出来”。

????张忠辉面带微笑,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,轻轻的吹了吹上面的茶沫,悠悠的喝着茶。

????纳兰子冉看了看左丘,心里有些不安。后者对他点了点头,示意他不要着急。

????喝了几分钟茶之后,张忠辉缓缓放下茶杯,“纳兰董事长,相信左先生已经给你说过大概情况。我也就实话实说,我本人不是天京人,到天京来发展很想交几个可靠的朋友帮衬,通过以前的朋友认识了罗家的大小姐罗玉婷和赵氏集团赵总。我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,以为终于找到了两个可靠的靠山”。说着眉头微微皱了皱,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他们两个是个给我挖了一个大坑啊”。

????纳兰子冉心里愈发不安,听张忠辉的口气,像是有些不情愿。

????张忠辉接着说道:“照理说入股你们星辉集团是求之不得的好事,但是我是后来才知道,这星辉集团做主的并不是你,天京所有财阀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入股,说白了就是不想得罪纳兰振山,这个时候我这个外地人闷头闷脑的一头扎进来,你二叔还不知道该有多恨我”。

????说着叹了口气,“罗总和赵总不愿抛头露面,让我来给他们当代理人,简直就是把我往刀尖上推啊,他们到无所谓,大不了亏点钱也不会伤筋动骨,可是我就不一样啊,我是带着所有家当来的天京,全部都投入到新成立的华悦资本,你二叔要是记恨上我,我这才刚创业就要破产了”。

????纳兰子冉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,华悦资本的大股东实际上是罗玉婷和赵启明,这是左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了两人,但是两人都不是代表家族,而是自己,但也害怕影响到家族不敢亲自出面,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出手,直到找到了张忠辉这个代理人,才有了今天这次见面。

????“张总多虑了,华悦资本刚成立,就迎来了一场战略性大投资,以星辉集团的实力,你稳赚不赔,说不定一炮而红,成为业界有名的投资公司”。

????张忠辉叹了口气,“要是真这样就好了,关键的问题是在于你二叔若是对华悦资本出手,我新建的老巢就没了,全部身家换来一张星辉董事会投票权,我还不得哭死。我到天京来是想谋求更广阔的空间的,不是钱多得扔出去打水漂的”。

????说着一脸沮丧的说道:“纳兰董事长,实不相瞒,我是个有梦想的,钱不钱我不在乎,梦想破灭了,我就生不如死啊”。

????纳兰子冉有些紧张了,刚才还大张旗鼓的在门口迎接,估计这个时候集团高层和纳兰振山都知道了,要是张忠辉反悔了,那就是现场的啪啪啪打脸,他将面临雪上加霜的尴尬局面。紧张之下,向左丘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????左丘咳嗽一声,故作愤恨的说道,“张总,俗话说富贵险中求,以我对纳兰振山的了解,他还不至于明目张胆的报复你,这点格局他还是有。另外你想过没有,再有几个月纳兰振山这个总顾问就得退了,到时候纳兰董事长坐稳了位置,你想再靠上纳兰家这座大靠山,恐怕抱着钱也没人搭理你,做大生意当有大气魄,否则你一个外地人来到天京,别说梦想,不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就算不错了”。

????说着淡淡的看着张忠辉,“纳兰振山你得罪不起,难道纳兰董事长你就得罪得起,别忘了,你现在要是打退堂鼓,你还会得罪罗玉婷和赵启明”。

????听到左丘的一番话,纳兰子冉心里安定了下来。“张总,左先生的话说得有点重,但也有几分道理,您别往心里去”。

????“啪”!张忠辉把茶碗往茶几上一拍,“你们在威胁我”。

????说着哼了一声,“大不了我从华悦资本撤资离开天京,不和你们玩儿总可以了吧”。

????纳兰子冉没想到张忠辉突然发飙,刚才升起的信心再一次落到了谷底。

????左丘给纳兰子冉使了使眼色,然后朝着里间走去。

????纳兰子冉含笑对张忠辉说道:“张总您稍等片刻”。

????一进入里间,纳兰子冉立马说道:“丘师兄,现在该怎么办”?

????左丘皱了皱眉,说道:“这是个有野心的人,既然他来了,他就有赌一把的打算,现在只不过是想坐地起价争取更大的利益”。

????纳兰子冉一下子也反应过来,刚才由于太在意这件事情,反而乱了阵脚。

????“丘师兄,他有什么要求,之前你们没沟通过吗”?

????左丘摇了摇头,“他既然敢陪罗玉婷和赵启明玩儿这把大的,自然是个心思很深沉的人,之前并没有透露”。说着顿了顿,“这人胃口太大,要不我们从长计议”。

????“不行”!纳兰子冉咬着牙,坚决的说道:“不管他提出什么条件,只要在我的权限范围内,都满足他”。

????左丘张了张嘴,还没说出话来,纳兰子冉直接摆了摆手,“不用劝我,我的时间不多了,耗不起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