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三国之世纪天下 > 第四八五章 陈宫
????濮阳城的南门,大门正上方城墙之上,乃是一个门楼,这门楼大小不亚于一个小型的酒馆,而且显得异常的辉煌。

????此时在这门楼之巅,一黄衣一白衣两个道人,正迎风直直的站在其上。

????“我们这样做,会不会引起‘它’的注意?”那黄衣道人说着,指了指天上。

????白衣道人抬头看了看天,然后摸着自己那白的发亮的胡须说道:“应该无恙,毕竟我们只是稍稍改动?”

????“但是产生的后果恐怕会是巨大的?”黄衣道人喃喃道。

????白衣道人皱眉,对黄衣道人说道:“我想,你应该感应到东北方那庞大的力量了吧。”

????黄衣道人点了点头,有些肃然的说道,“森冷嗜杀,不是我华夏之物,而且恐怕不久便会冲破而来,到时候若是降临人群之中,必然是生灵涂炭。”

????“难道你觉得此人能将其阻挡在外?”说到这里,它突然一愣,然后指着城门外一人说道:“绝无可能的,即便是我们,也不一定能行,而且,你应该知道的,我们被‘它’限制,根本不能出手。”

????“我知道。”白衣道人淡然的道。

????黄衣道人突然震惊的看向白衣道人,“难道你觉得他能够将那位吸引出来。”

????白衣道人点了点头,“如此正好可以验证一下,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,而且即便他没能引出那位,等到那嗜杀之灵登陆中原,那位也必然会出手的。”

????黄衣道人苦笑着看着白衣道人,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。

????只为了这一种可能,就冒着如此大的风险,当真值得吗?或者说,自己等人一直坚持到现在做的事情,真的能够成功吗?

????黄衣道人不清楚,而且他心中清楚,身旁这白衣道人,甚至说那个拿刀的拿枪的心中都不清楚,可以说,他们一直在为了自己心中那虚无缥缈的可能,而在不断的试探‘它’的底线。

????黄衣道人心中惆怅,看着自己亲自挑选的那个人。

????此时南门下人声鼎沸,等待的人群中自然也有不少人无聊的四处张望,他们眼神也曾多次扫过门楼之上,但是却无一人发现二道人的身影,当真是神奇。

????……………

????因为城门官兵搜查很严,因此这南门外聚集了大量的人群,自然也显得异常的混乱,甚至某处还出现了不小的骚乱。

????南门下的骚动没有持续多久,便被突然出现的一群官兵给阻止了。

????人群被他们一分为二,然后便见一个中年官员,缓缓的从远处走进,从这些表现来看,这位官员显然权利很大。

????他目光扫射四周,好像在巡视,又好像在寻找着什么。

????这名中年男子正是李阳此行的目的,陈宫。

????此时陈宫心中仍然有些震惊和不敢置信,就在半个时辰前,正在闭目养神的他,脑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身影。

????而随着这个身影出现的,是这个人的身份,一个令他即惊讶又惊喜的身份。

????他其实是不信这种东西的,不过如今只要他一闭眼,那个身影就会在他眼前呈现,而且那人周围的环境也逐渐清晰,让陈宫感到异常的熟悉,那不正是濮阳的南门吗。

????陈宫心中依旧不信,但是又忍不住要去一探究竟,因为他知道,此人身份若真,而且若是真的出现在了濮阳南门,那对于他之后的计划,可是大大的有利。

????于是,陈宫假借巡视城防为由,带官兵来到了南门之中。

????不理一旁战战兢兢跟他汇报工作的城防守备官,陈宫的目光却一直向着城外的人群中扫视。

????他现在依然清晰记得脑中那两人的衣着装束,因此很快的他便找到了目标。

????陈宫找到自己的目标后,稍作迟疑后,便直接向着那里走了过去。

????这时候,看着一路向自己走来的陈宫,李阳反而一脸懵逼,这谁啊这是?看他来的目标还想是自己啊。

????难道是自己暴露了?不对,若是自己暴露了,那这名官员就不会只带几个官兵往自己这赶了。

????李阳强做镇定,并且制止了要动手的鲁达,静静的看着那已经走进的中年男子。

????陈宫来到李阳面前,看着一旁一脸戒备的大和尚和一脸淡定的李阳,笑道:“果然好气魄!”

????原本对李阳身份仍有些怀疑的陈宫,如今心中也有些相信了。

????看着陈宫这态度,李阳便知此人对自己并无恶意,而看着那群官兵对他言听计从,李阳心中突然一动。

????“陈公台?”李阳用嘴型冲着陈宫问道。

????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可有胆量随我入城一谈?”陈宫点了点头,然后俯身悄声对李阳说道。

????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,但是李阳还是决定信他一次,于是点了点头,示意陈宫带路。

????有了陈宫这个如今东郡的最高领导,李阳自然免于了被盘查,直接跟着陈宫进入了濮阳之中。

????一路随着陈宫,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濮阳的郡守府内。

????濮阳城,乃是东郡治所,而曹操被举上兖州刺史之前,正是东郡太守,因此这里也是曹老板的办公的场所,这也是李阳带兵直袭东郡的原因。

????陈宫将李阳和鲁达二人领进议政厅内,随后便屏蔽了所有士卒。

????“刚刚某还有所猜疑,不过如今心中已然确定。”陈宫看着不仅毫无紧张,却是一脸淡然的四处打量的李阳说道,“想必阁下便是镇东将军青州牧李阳吧!”

????“正是!”李阳毫无犹豫,直接承认,“不知公台如何得知某的身份?”

????“陈某倒是好奇,李州牧又如何得知某之身份?”陈宫不答,反而问道:“或者说,李州牧为何来着濮阳后方?”

????李阳紧盯着陈宫,脑中却在权衡,如今曹操并没有大肆杀戮,因此李阳心中也无法百分百确定陈宫是否会反曹。

????只不过这些在脑中回转一圈,李阳便笑着说道:“我来这濮阳,自然是来找你的,陈公台!”

????陈宫突然脸色一整,紧紧盯着李阳,“如今我主正与李州牧交战,如今州牧来此,某将你拿下,那可是大功一件啊!”

????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陈宫,李阳心中也是一紧,但是如今已经走到这一步,只能一赌,他挥手阻止要上前的鲁达,然后淡然的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。

????“公台若是要拿我,又何必带我来此,甚至还让我的护卫将军一同进来,恐怕来此半路便会出手吧!”

????这也是李阳感赌的原因之一。

????陈宫展颜笑了起来,“李州牧果然非常人也。”

????说完,陈宫走到了李阳的对面,也是学着李阳坐了下来,然后再次开口道:“那么李州牧明说吧,你冒险来此,究竟所谓何事?”

????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