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你偷个东西也就算了,怎么还打算偷人吗?”

????叶枫觉得吃了大亏的样子,“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,就直接吻上了。”

????“谁要吻你,如果不是你拉扯我,会这样吗?”

????蒙面女子十分生气,她仰起脸,抬手扯掉了脸上的面纱,露出一张漂亮的瓜子脸:“我这么好看,会看上你?”

????那张脸蛋,的确是个美人胚子,明眸皓齿,琼鼻芳唇,让人见了,如沐春风。

????叶枫摇了摇头:“看上我的人,哪一个不比你好看,小姑娘,我发现,你在自恋这方面,跟我倒是挺像的。”

????“少废话,放我走。”

????神秘女子打算起身,却发现自己被叶枫紧紧控制着,根本就难以离去。

????“说出我想要的答案,自然让你离开。”

????“我作为一名有职业素养的神偷,不能做出出卖雇主的事情。”神秘女子倔强地断然拒绝。

????“小样,还挺有骨气。”

????叶枫凝望着对方,“不过,我喜欢。”

????“谁稀罕你喜欢!”

????神秘女子觉得浑身不自在,因为她趴在叶枫的身上已经很久了,来自异性的火热,让她的身躯也不觉变得有几分燥热。

????“你再不放手吧,我可要不客气了!”

????神秘女子决定另辟蹊径,来对付叶枫。

????叶枫不以为然地扁了扁嘴:“是吗,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,尽管放马过来吧。”

????“我咬死你。”

????神秘女子突然张开便咬,袭击向叶枫的胸膛。

????她不好意思咬其它的地方,例如脸。

????其实如此荒唐行径,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做。

????此女名叫萧秋,是一名神偷,能力实际在史迁之上。

????这次她从茅洋液酒业高管庞春那里,接到偷盗葫芦的活儿,酬金一百五十万。

????萧秋原本势在必得,然而到了手里的葫芦,根本就搬不动,反而被叶枫发现了踪迹,并且被其控制在了林府。

????准确地说,是被控制在了床上。

????孤男寡女,二人初次见面,便躺在同一张床上,如此结果,是萧秋万万没料到的。

????看来,萧秋从庞春那里得到的资料有误。

????一是不清楚,酒葫芦乃不凡之物,不是谁都能够拿的动的;

????二是该葫芦的主人,并非普普通通的企业老板,叶枫是一个有功夫在身的人,而且武功远在萧秋之上,一招制敌的高水平。

????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这次,萧秋之所以失了手,那就是没能做到这一点,她根本就不了解叶枫。

????“喂,你属狗的吗,怎么一眼不合就开咬?”

????叶枫提高音量,甚是哭笑不得,“刚才强吻我,现在居然更加过分,一路之下了,就这么对本帅哥一见钟情吗?”

????“我乐意,谁让你先占我便宜,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????萧秋言罢,又开始低头,向下咬去。

????“我身上的肌肉,你是咬不动的,小心牙崩着。”叶枫善意地提醒着,“而且,我已经差不多三五个月没有洗澡了。”

????“我不信!”

????萧秋将信将疑,不相信叶枫不怕痛!

????然而很快她便发现,自己咬着咬着,牙齿酸痛,腮帮也涨涨的,好像咬的不是肉,而是钢铁。

????这姓叶的混蛋,身上肌肉未免也太结实了吧。

????简直硬的不像话!

????她低垂着脑袋,没好气地嘟囔着:“你就不能放松一下,让我咬一口吗?”

????“我已经很放松了,根本就没用力,要不然的话,你的牙齿早就脱落了。”

????叶枫并未撒谎,以他身躯的防御程度,几乎是刀枪不入,更别提是一个小丫头的牙齿了。

????“我一定要让你喊痛!”

????萧秋这姑娘,自尊心特别强。

????别看她年纪不大,二十岁上下,但是偷盗生涯已有十几年,偷盗技术精湛,若不然的话,也不会被茅洋液酒业高管庞春,她在行窃生涯很少失手。

????如今她不仅失了手,而且连咬人都失败了,难以如愿。

????此时此刻,萧秋的内心极度不爽,倔强地想要征服叶枫,想听到对方喊疼,叫求饶。

????所以她的嘴巴从叶枫的胸膛,不觉间转移到了腹部,牙齿间的力度,更是加大。

????“不能继续向下了哦,小心雷区。”

????叶枫嘿嘿笑着,提醒。

????“你!简直坏透了。”

????萧秋这才注意到,自己的嘴巴,距离所谓的雷区是那么近,以至于她的面色刹那之间羞涩的绯红,一颗芳心紧张而又激动地跳跃着。

????她赶紧将脑袋向上移动,好险!

????若是继续向下的话,肯定会尴尬至极的!

????“姑娘,话说反了吧,你对我动手动脚,连嘴都用上了,活脱脱的一个女流氓,怎么还诬陷我坏透了。”

????“谁让你欺负我的!”

????萧秋抬起头,瞪了瞪那双漂亮的秋水眸子,“就不知道让着我吗,难道不懂的怜香惜玉嘛。”

????“那先让我闻闻你香不香,再确定要不要怜香惜玉。”

????叶枫故意将面部凑向对方的脖颈。

????别说,还真有一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,不像是香水味,更像是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然体香。

????就像是花的芬芳,淡雅而又不浓郁,让人嗅之,产生一种美的享受。

????“还不错,既然这样,我放松一下,你随便咬吧。”

????“好,如果我再牙齿痛的话,绝不轻饶了你。”

????萧秋信以为真,又张嘴咬向叶枫的胸膛。

????然而她的贝齿碰触到的,依然是如铁似刚之物。

????“混蛋,你居然敢骗我!”

????萧秋气嘟嘟地瞪着叶枫。

????“你是不是年纪大了,牙齿不好?”

????叶枫显得很无辜,“我身体就是这样的,你咬不动,怎么怪我。”

????“有句话说得好,拉不出粑粑,就不要怪地球没有吸引力。”

????“本姑娘正值芳华年纪,你敢说我年纪大!”

????萧秋发现,叶枫的每一句话,似乎都十分欠扁!

????她又开始对对方又抓又挠,活脱脱地一只撒野的猫咪,野性十足。

????“给我老实一点。”

????叶枫一勾手,瞬间将萧秋勾到了他的怀里。女神偷那两瓣嫣红桃唇,再次落在他的胸口肌肤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