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平天策 > 第九百三十五章 明事理
????,

????“战马狂奔,再加火起,又刻意制造浓烟,妇孺惊慌不辨出路,恐怕多有死伤。”吕颂看着沈从卿,心中万分纠结。

????“为救太子,壮士断腕。”

????沈从卿斩钉截铁道,“没有妇孺,唯有乱民”

????吕颂平日里和沈从卿配合无间,他只觉得沈从卿此时是迫于形势,却不知道沈从卿只想着这件事不能草草收场,只想着此生终于迎来长留史册的机会。

????事情太小,史书上根本不会记录他这种地方军的将领。

????其实若是此时太子能够悄然逃脱,事情也是太小,在沈从卿的心中,其实若是能够指挥四万镇戊军救下太子,自然是光辉一笔,但若是实在不能,太子若是死在这里,他若是也体现出想尽办法而为太子尽忠,日后也必定会在史书中被大书特书。

????有些人要的是钱财,是这生的享受。

????但很多读书人自幼读史,毕生的追求却是和他一样,不求富贵,只求在史书上留名,千百年后还有人能够读到他的事迹。

????吕颂此时是就事论事,然而他并未想到,沈从卿已经是被狂热控制的他所不识的怪物,为了换取生后更多的声名,他甚至可以马上去死。

????“就近的李氏工坊里有大量精炭,原本无烟,但只要盖上些湿草,就能马上散发浓烟,现在若是派人去操办,恐怕最多两盏茶的时间,便能令四周浓烟弥漫,到时直接让战马带火狂奔,箭军施以火箭。”

????沈从卿的目光牢牢的锁定南?谕醺?姆较颍???至私饴浪蹋??来耸甭浪绦闹杏淘ィ?毕虏桓?浪趟亢了妓鞯氖奔洌???馈袄骱??稻〕龆??疚薹ㄉ撕α忠猓?业裙倘黄?伲??忠庠绞侨缤??瘢??谕醺??械奶?雍湍?谕跻沧匀辉椒⑿母∑?辏?衷谖颐歉?久挥惺奔溆淘ィ??又???衷诰筒儆谖业戎?帧!

????吕颂虽然能力出众,才思敏捷,但他以前毕竟只是操练水军的教官,作为地方镇戊军的将领,他是完全没有应对这种情形的经验,他此时心乱,完全没有想到之前箭军齐射和所有军械动用,也全部都是这名军师的教唆,他完全没有意识到,其实在太子生死的这件事上,沈从卿比任何人都要冷静,都要置身事外,他其实就像是被沈从卿用一根无形的绳索牵着,一步步朝着沈从卿想要的方向走去。

????“将军,不能犹豫,若是心慈手软,将有更多人因此而死”沈从卿声音从容冷厉,他知道如何说动吕颂。

????听到“更多人因此而死”的字眼,吕颂身体

????一震,他下意识的便颤声道“就因你计策行事”

????他思绪被沈从卿左右,他只是想若是太子死在这里,皇帝震怒之下,说不定大举进攻党项,真有无数人因此而死,但他此时却没有想到,这聚集在王府周围的民众可比他的镇戊军还要多,而且他的镇戊军就有四万余,若是到时态势失去控制,也是至少数万人命搭进去。此间的人命,岂能算少

????哪怕是数万的人命和数十万的人命相比,也不能论轻而取。

????只是他此时已经被一步步引导至此,却是已经无法回头了。

????沈从卿在劝说他时,心中连何处派何人去都已经想好,此时看他同意,当下便是口中的军令如水库决堤般连泻而出,他挑选的将领,要么便是那些冷血而只知执行军令的,要么也是和他一样容易陷入狂热的。

????如此安排下去,效率极高,只是片刻时间,那些失去背上主人的战马都已经全部牵了回来,开始绑缚火绳。

????集市之中,无数巨型军械射出的森冷杀器如林矗立,森冷的光芒映射得萧珏身上都有种玄铁色的金属光泽,此时的萧珏看着林意的目光,完全就像是看着个天神,他甚至都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满口牙都是被林意打掉,除了恐惧之外,此时他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盲目崇拜。

????他对沈从卿不熟,也不知道此时沈从卿的私心和布置,但从周围街巷之中陆续传来的马蹄声,以及不断压抑着的低沉军令声,他就知道外面的这支镇戊军还未放弃,竟然马上就要投入下一次战斗。

????与此同时,王府之中也是死气沉沉,根本没有人回应他。

????“你们都真的疯了吗”

????萧珏真心是觉得这些人不可理喻,他越来越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的父亲就真的是没命了,一时之间,他又忍不住悲从心来,放声大呼,“为何还不出来投降,你们难道看不出来,再越多做这些无谓的事情,就是越让人送死太子,不要再让这些人送死了,这样对您也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????“你”

????萧统也才刚刚缓过气来,此时听到萧珏在外面这样的大呼小叫,他气得眼前发黑,几乎要吐血。什么叫做太子,不要再让这些人送死这种叫喊,岂不是让外面所有人都觉得这些人送死就完全是他的主使

????这人以前竟然是自己的玩伴,自己的伴读简直比猪还要猪

????“猪诛杀诛杀九族”他也是气得丧失了理智,浑身哆嗦,一阵厉吼。

????萧谨喻脸色阴沉如水,他浑身也是微

????微哆嗦,幽幽的道“这人定非我亲生”

????恰逢此时,萧珏在外面呼喊一阵,还不见王府之中有任何回应,不由得更加悲切,声音更加响亮,“父亲,你怎么不听我的,我是亲儿子啊,我不可能害您,出来受降,才是您唯一的生路啊。”

????“我”

????南?谕跸艚饔鞔耸焙粑?彩抢?眩?矍胺⒑冢?渤渎?卵?某宥??氖撬?庋?睦霞榫藁??耸币踩滩蛔±骱鸪錾??跋翮遄】冢?憧隙ú⒎俏仪咨??囟ㄊ羌?疽爸纸袢瘴腋?阍傥薰叵怠!

????“什么”

????萧珏满心等待王府之中的回应,哪知道自己一番好意,结果听到自己父亲的回应,竟然是这样的一番话语。

????他愣了愣,旋即泪流满面,心中也是说不出的生气,“父亲,你不认我没有关系,你不听我的也没有关系,但你竟然污蔑我的母亲你你简直无耻”

????南?谕跸艚饔鞔耸敝沼谡嬖?胁恚?鄣囊簧???门绯隽艘豢谙恃?

????“你现在不认我亲生也没有关系。”

????萧珏此时倒是倔脾气又上来了,他原本就也蛮横,此时林意就像是他的靠山,他不依不饶的朝着王府之中大喊,“那你要寻死我也不管,你不要帮着太子让这些寻常军士也送死,还有,你先将我母亲送出来”

????“我你这个天杀的”萧谨喻气得浑身发抖,他满心想着的是自己怎么将这个小畜生喂养得如此大,当年生出来的时候,怎么不直接掐死。

????一旁的太子也是连连抓狂,什么叫做不要帮着太子让这些寻常军士送死

????明明是父子断绝关系的互骂,怎么突然又带到了自己身上。

????“亲生儿子的话都不听,都不信,恐怕真是谁也救不了你了,我的父亲”这个时候又是一阵大哭声传来,却是萧珏觉得自己改变不了什么,坐在地上大哭。

????“这个小王爷倒是个明事理的,怪不得之前林意林大将军要卖他活人,却不是卖他死人头。”这情真意切的大哭,倒是弄得围住王府的民众都是一阵感慨,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也忍不住叫嚷出声。

????“太子,求你也懂些事情,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,乖乖出来受绑吧”

????“太子,你要明事理,不要再让那些军士送死了,他们也是有亲爹亲娘生的。”

????“啊”这样的声音络绎不绝的传入王府,太子双目都是赤红,他就不明白自己哪里不明事理了。